Solvay Prize Ceremony 2015从20世纪初期举办的著名会议到如今的“未来化学奖”,索尔维一直秉承鼓励科研进步的优秀传统。这既是出于对科学的热爱,也源自长期以来协作催生智慧的感悟。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索尔维会议一度进展缓慢,也传出过就此终止的危机,直到进入19世纪60年代,终于在欧内斯特·索尔维的孙子雅克·索尔维(Jacques Solvay)手中重现生机。雅克曾在1958年到2010年间担任研究所主席,并确保会议恢复到了战前的学术水平。无论在哪个年代,索尔维会议始终保持着与杰出科学家的密切联系,其中就包括以混沌理论研究闻名的比利时物理化学家伊利亚·普里高津(1917-2003)。他曾于1959年出任研究所的所长,并于1977年获得诺贝尔奖。
 
时至今日,索尔维物理与化学研究所继续履行它们的使命,分别每隔三年在布鲁塞尔召开一次会议(一年物理,一年休会,一年化学)。最近的一期为物理会议,于2017年10月举行。2010年,让-玛丽(Jean-Marie)接替雅克成为研究所主席。在国际科学界,索尔维研究所持续发挥着深远的影响力。虽然初期会议的历史光辉和显赫名单已成为了过去,但今日的水准依然毫不逊色。在与会者中不乏当前和将来的诺贝尔得主的身影。比如出席了多场会议的荷兰化学家本·费林加(Ben Feringa)在获得2016年诺贝尔奖之前,就曾是一位索尔维奖得主。组织物理和化学会议的科学组委会由响誉世界的杰出科学家构成,而他们在决定各届物理和化学会议的主题和出席人选方面拥有完全的自由。



Professor Ben Feringa
本·费林加 (Ben Feringa)

提及诺贝尔奖,在阿尔弗雷德·诺贝尔和欧内斯特·索尔维之间有一个有趣的比较。作为第二次工业革命的化学界领路人,两个人都把自己的财产投入科学事业。但前者奖励已完成的研究工作,后者则侧重学术思考和科学的整体进步。“欧内斯特·索尔维鼓励由好奇心驱使的、进行中的研究。而索尔维奖今天同样遵循这一逻辑,”索尔维研究创新部传讯总监理查德·托姆雷(Richard Thommeret)评论道。“索尔维奖得主的研究成果还有很大的研发空间,我们奖励的是这些成果的潜在影响。”


多家科研机构

索尔维在科学界的投入并不限于研究所。例如在1927年比利时的公共研究机构比利时科学研究基金会(FNRS)创建时,索尔维家族作为其主要资助者,出资达到总预算的四分之一!
 
而早在1911年,国际化学命名及术语权威机构国际纯粹及应用化学联合会(IUPAC)的前身——国际化学协会联盟(IACS)在巴黎成立,欧内斯特·索尔维同样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AICS
 
和会议相同,索尔维公司的目标是尽一切可能让科学更加国际化,使得来自不同“民族”(按照那时的说法)的科学家可以聚集一堂,各抒己见,不受蔓延欧洲的民族主义情绪干拢。“会议因此选址中立国家比利时,并由掌握四门语言的荷兰科学家主持,”公司遗产经理尼可拉斯·库庞(Nicolas Coupain)解释道。“这完全符合欧内斯特的设想。他希望鼓励科学精英不分国籍,共同工作。这样的想法很独特:在此之前,科学大多被定位在国家的角度。”

超前的“开放创新”理念

现在,欧内斯特·索尔维的理念继续活跃在公司和研究所——两家机构虽然独立运营,却出自同一人之手,共享一份追寻卓越科学的激情。“欧内斯特·索尔维明白,把科学家们聚集到一起只会产生好的结果,”理查德表示。“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开放创新,而这也是公司上下时刻保持的心态。”
 
SolvayPrize_Visuel2017资助科学创新,支持由好奇心驱使的研究,给予激励的同时赋予自由的工作环境,这样的宗旨从20世纪一直延续至今,并彰显于每三年举办一次的索尔维未来化学奖(2017年获奖者北川进教授于11月公布)以及公司日常的研究与合作中。用欧内斯特·索尔维自己的话来说:“在日常运营中我们一直告诫自己要不断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