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体俱乐部(Social Media Club)是一个国际机构,其主要工作是探讨与数字技术改变社会有关的重要问题。本着这一宗旨,该机构组织专家和专业人士召开科学会议,目的在于推广社交媒体知识和最佳实践。社交媒体俱乐部于2006年成立于旧金山,目前已经拥有超过10万名会员,遍布42个国家。12月11日,索尔维奖和诺贝尔奖得主本·费林加(Ben Feringa)加入了巴黎的一个座谈小组,讨论了有关科学教育的问题。

 

您好!费林加教授。首先,请问您为什么要选择参加本次辩论呢?

Professor Ben Feringa

Ben Feringa: 我认为思考化学和物理的未来以及我们如何整合各个领域来一起解决真正具有挑战性的问题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把拥有从理论到实验科学等不同背景的人们聚集在一起,就像在索尔维学院一样,这是独一无二的,也是非常重要的。

 

您如何看待科学将更加亲民?

B.F.: 作为科学家,我们有一项重要的任务,那就是向公众表明科学发现的重要性,以及为什么我们需要支持基础科学,以便我们能够解决一些根本问题,而正是这些问题将在未来产生重大的改变。拿晶体管和液晶来说,它们是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物理和化学发明成果,而五十年过去了,我们用它们制造出智能手机,彻底改变了我们的世界。

 

科学家专注于深入研究某个具体的问题。这是否会妨碍他们全面地看待气候变化或经济等问题?

B.F.: 正因为我们考虑到这样的问题,而且科学家们现在开展跨界工作,与不同学科的同行合作,所以我们能够相互了解彼此的疑问和问题并携手共同解决。以建造人造细胞为例;这是非常复杂的领域,你需要理论专家、实验者以及化学、物理和生物领域的专家从不同的角度来解决这个问题。这也是我们学习彼此不同科学语言的好机会。

 

您认为作为一名科学家,您是一个国际网络的一部分吗?

B.F.: 当然。这是科学的一大好处:整个世界就是一个大家庭!我总是告诉我的学生我们没有国界,我们的同行、朋友、竞争对手、实验室和学生遍及世界各地,保护和维护这个国际学术界是非常重要的。事实上,我们现在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地负责任。

 

您接连赢得了索尔维未来化学奖和诺贝尔奖。您的工作是否因此而发生改变?

B.F.: 索尔维奖是一个了不起的奖项,我深感荣幸。而后,诺贝尔委员会也肯定了我的工作,我真的感到震惊,这简直就像一场梦。当然,我非常自豪,这也给了我一个提倡科学和教育的极其难得的机会。所以我抽出时间走访各个学校,给老师们鼓劲,因为这对我很重要。但遗憾的是,我无法接受每一份邀请。我和我的实验室的学生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您在职业生涯初期就为壳牌(Shell)工作。这段经历对您的工作有什么影响?

B.F.: 我读完博士学位后就进入壳牌工作,一做就是六年半的时间,而在这个行业的工作经历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我的思维方式。今天,在我所在的化学系里,虽然我们主要致力于基础研究,但是我们也和这个行业有关联。我们的大多数学生都从事工业方面的工作,我可以告诉他们有关这个行业的信息,因为我很清楚。我认为,首先,这段经历帮助我跳出了在大学时的舒适区域,同时也让我了解到一个大企业是如何运作的:它帮助我从不同的角度看待事情。但是,我想做基础研究,和学生一起工作,这就是我现在在这里的原因。

 

在当今这个快节奏的世界里,您觉得人们对基础研究有足够的耐心吗?

B.F.:这是一个很实际的问题,你说得很对。如果我今天一定要说些什么,那就是:不要只关注短期研究,要花时间思考。如果你问我的主要问题是什么,我不得不说是:没有足够的思考时间!


您有什么话想对即将踏入职业生涯的年轻化学家们说呢?

B.F.: 我告诉我的学生是:追随你的梦想。你们都是有才华的人,到你们感兴趣的领域去发挥它。我也告诉他们,化学是一门中心科学,因此,要着眼于边缘学科,因为跨学科的发展前景良好。做好你所做的事情,同时也要关注物理学、生物学、材料学、医学等方面的动向。

 

scientific-quote-from-ben-fering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