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尔维在本地和全球层面开展动植物保护行动

保护生物多样性看似是一个简单的概念,但实际应用起来却极其复杂。作为我们可持续发展目标的一部分,索尔维希望通过设定具体目标来减少我们对生物多样性的压力,从而在工业企业中起到带头作用。

随着生物多样性在世界范围内的大规模恶化,它已经成为一个日益严重的问题。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政府间科学政策平台(IPBES)2019年5月发布的最新报告称,全球800万种物种中有100万种正面临灭绝的风险。而此次的新冠疫情也让我们警醒,地球上70%的病毒来自动物,并会在生态系统失衡时传播。科学家预测,如果我们不采取切实而迅速的应对措施,生物多样性在未来将成为不亚于气候变化的巨大挑战。

企业,尤其是工厂可以如何来保护生物多样性?这并不难总结(有些企业甚至还因这方面的优秀表现而获奖)。简而言之,我们必须确保我们的经营活动和方式不会导致动植物的死亡。然而,这很难精确地衡量,尤其是从全局来看。

实际上,在评估索尔维这样的公司的经营活动对生物多样性的影响时,应当从两个维度来考量。一个是本地层面:由工业设施导致的环境问题,如光、噪音和空气和水中的排放物对当地生物圈的影响。另一个是全球层面:衡量我们的全部活动以及所有产品的价值链对整体生物多样性的影响,这是一个真正的挑战,因为它比测量我们的温室气体排放或者水资源提取量要复杂得多——但这个挑战值得我们去克服!

 

了解索尔维“同一个地球”计划

 

第一步:本地生物多样性

索尔维从2018年开始深入研究我们对本地生物多样性的影响。“根据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的数据库,我们对所有工厂以及它们对保护区的潜在影响进行了筛选,”气候和能源转型主管Alain Michel解释道。“根据它们与保护区的距离以及当地生物多样性的敏感度,我们就能够按照影响风险为它们划分优先次序。” 

在此基础上,我们与负责保护区的本地行政部门合作,跟踪和分析为减轻这些影响而采取的措施:减少夜间照明、改善废水管理等(具体取决于要保护的生物多样性类型)。当然,所有这些工作都已在进行当中。

“我们的本地生物多样性保护工作已经实施了相当一段时间,”负责我们的企业责任项目“索尔维之道(Solvay Way)”的可持续发展官Thomas Andro补充道。“但在过去几年里,我们强化了我们的全球承诺,这也体现在我们的索尔维‘同一个地球’计划中。此外,生物多样性已经成为我们所有利益相关方日益关注的一个重要课题,从大客户、政府到非政府组织,我们希望能够回应他们的需求和最终消费者的期望。这促使我们不断地自省:‘我们的表现如何?’” 

Biodiversity-GRAPHIC

 
艰难挑战——如何衡量对全球生态系统的影响?

因此,除了对本地的影响之外,作为索尔维整体可持续发展承诺的一部分,我们还希望评估我们对全球生物多样性的影响。

这个问题就要复杂多了:当你经营的工厂遍布全球,所处的气候和生态系统天差地别时,简单地将它们对本地的影响相加是没有用的。你需要的是一个普遍接受的衡量体系——类似于温室气体排放的二氧化碳当量吨数。“生物多样性是一个如此复杂的课题,以至于至今仍未产生国际公认的度量标准”,”Alain表示。“但很多组织都在努力创建一个这样的标准。

在这些举措中,作为欧洲生物多样性举措的一部分,法国信托局(Caisse des Dépôts et Consignations)一直在努力建立一个国际全球生物多样性评分(GBS)。为了做到这一点,这个公共金融机构在2018年发起了一个名为B4B+(Business for Biodiversity+,生物多样性促进企业)的组织,索尔维是该组织的成员,其它成员还包括米其林、欧莱雅、施耐德电气、威立雅、法国航空以及诸多金融和保险公司。

该机构最终创造出了一个以国际数据库为基础的稳定、高度数学化的工具,并与各公司密切合作进行维护,以便与各领域的最新近况保持一致,该工具现已开始运作。事实上,GBS指标已于2020年5月正式推出。迄今为止,它已经得到了全欧洲的认可,并希望推广到全球,但在新冠疫情影响下,许多国际会议都被迫推迟,包括在马赛召开的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峰会(从2020年6月推迟到2021年1月),以及在中国举办的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COP15,推迟到2021年初)。

GBS的一个有趣之处在于,它可以应用于任何维度:你可以用它来计算单个产品、整条产品线或整个公司的得分。“该机构希望企业自己学习如何使用这个工具,并计算自己的生物多样性得分,”Alain解释道。“一旦确立了全球公认的指标,关于生物多样性的国际协议和规定必定会不断涌现,就像之前解决气候变化问题时一样。”

我们提高了对于生物多样性的全球承诺,它已经成为我们所有利益相关方和某些大客户日益关注的一个重要课题,我们希望能够回应他们的需求和最终消费者的期望。

 

Thomas Andro,索尔维可持续发展官

减少生物多样性压力的先锋

与此同时,索尔维决定不再等待。我们先人一步,将量化的生物多样性压力减少目标纳入了我们的全球可持续发展目标。相较于评估我们对生物多样性本身的影响(这是即将出现的国际公认标准的目标),我们选择着手研究造成这种影响的原因,以便采取相应的措施。

对生物多样性的压力来自于人类改变环境的各种方式,这些方式又转而危害到生活在环境中的生物:气候变化、土壤酸化、土地占用、海洋污染等。总共存在约15种不同的生物多样性压力,每一种都可以单独量化。“随着我们产品的环保信息日益准确,通过研究它们从原料到销售的整个生命周期,我们就能找出我们的产品组合对哪些压力影响最大,”Alain解释道。“就是这四种:气候变化、淡水富营养化、海洋生态毒性和土壤酸化。我们90%的生物多样性影响都与其中之一有关。”

在所有这些工作的帮助下,我们在2020年初公布了我们的索尔维“同一个地球”全球可持续发展计划,将我们对减少生物多样性压力的承诺转化为了一个切实的数字:到2030年减少30%,使索尔维成为这一领域的全球先驱。